天清一隅雲皆白

關於部落格
  • 706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酒染霜鋒(一)

    有時,冷醉會攜上一壺酒,來到這個地方。   透亮如鏡,澄澈凝晶的千年玄冰中,沉睡著一張絕美的容顏。細緻白皙的膚染著嫣紅,姣美的唇角含著一絲安祥而神秘的微笑。這笑意,是他每回拜訪天火居,主人用以迎接他的表情。而她,這沉睡在冰中的女子,曾經是他最美的夢。   也許,越是恬美的夢,就越容易醒……更難忘記。   冷醉聽到一陣輕捷的足音從身後傳來,但他沒有回頭。那穩健的步伐中沒有遲滯,也或許有,但冷醉無法辨清。   簫中劍踏著他鮮少遲滯的腳步,在冷醉身旁不遠處坐定。   那是一個觸手可及,但也因此看不清彼此神情的距離。但簫中劍還是看著冷醉。與其說是看,不如說是感受。他用身心去感受天地間的萬物,包括蒼茫的白雪,寒冷的朔風,也包括手中的劍,眼前的人。   簫中劍的氣息是那麼綿長深緩,彷彿逕以天地為心,無所分別,無私無我。而冷醉只是一口又一口地飲著壺中酒,定定望著他那已然逝去的美夢。   天,無語。在某一片雪花恰好落在冰中人眉睫上的時候,冷醉倏然起身,走了。   看向那覆住伊人容顏的一點白,簫中劍慢慢地閉上眼。他那看似冷靜、冷淡、冷漠,卻總是藏不住多情的眼。然後,他執起身旁不遠處那隨手可及的壺,輕輕抿了一口酒。一口能苦澀舌尖,燒灼喉頭,迷亂心神的酒。   一口,又一口。   有人喜愛清酎,有人獨好濁醪。有人非醇釀不飲,有人不忌新醅。有人藉酒澆愁,有人不圖醉,只是單純享受酒的滋味,和飲酒時的豪情快意。簫中劍律己甚嚴,故而從不貪醉;但在今日,他卻情願一醉。   只為了一壺酒。一壺被緊握在冰冷掌心,卻猶有餘溫的酒。   酒清如月,月迷如醺。醺人不醉,醉者不飲。當皓月映雪如白晝時,簫中劍取出了懷裡的簫,放下了手中的壺。他沒有再喝,或許是因為他隱約明白,自己無論如何都已不能再醉了。   簫音幽幽而起,如低語,如訴慕,於重山飛雪間遠遠傳了出去。彼方似乎偶有零落的弦聲合節而奏,卻因不成曲調而難以分明。   雪仍紛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