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清一隅雲皆白

關於部落格
  • 706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酒染霜鋒(五)

    傲峰之巔,冷灩墓前,一行淺淡的足跡漸漸被飛雪掩沒。足跡的主人正往冷霜寒舍緩緩行去,而那即將消失的舊痕之上,轉瞬間又添了新的足印。   簫中劍負手而立,靜靜注視著冰層之下,那猶如幽曇般的雪容。『…這才是…妳真正希望我思悟的事嗎?』簫中劍極輕地說著,但冷灩並未回應─當然,她也無法回應了。   冷風拂衣,冰雪沾襟,駐足的人在風雪中沉默良久,像是在等待一個等不到的答案。      **   自當日一醉之後,已過半月,冷醉與簫中劍卻是不曾晤面。唯有簫聲伴著每夜的飛雪飄落,也伴著冷霜寒舍中,那獨飲之人。偶爾,冷醉也會放下酒壺,抱起琵琶合奏一曲;但更多時候,他只是聽。   聽那簫音,也聽自己的心。   今日,冷醉從冷灩之墓返回,更覺心潮難平。自五日前,夜中簫音便不復聞之,冷灩墓前亦久失其蹤,冷醉隱隱掛念,又不禁躊躇疑惑,憂思暗縈之下,竟感到無從自處。   但冷醉雖經煉獄劫難而性情生變,昔日澄淨素質卻是天生靈蘊,未曾有失。簫中劍著意相陪,冷醉之神闕便已漸復清明,如甘霖潤澤荒漠一般,緩緩褪去燥氛厲氣。這數日煩亂紛擾,心血湧動之下,反而使冷醉有所覺悟,決意往天火居一行。   但簫中劍此時的行蹤,卻已不在天火居中,甚至更不在傲峰之上。   當日誤見冷醉酒後情貌,簫中劍已明事態關鍵,更知己心之昧何在,只是胸中糾纏,一時舉棋不定,故退而求思,竟有半月不尋冷醉。期間難抑關切之情時,每每守於遠處,望其安然,方可定心。但縱使不相見,反覆情思卻寄予簫音,夜夜積素深,夜夜簫音沉。   只是,無論兩心為何,簫中劍最掛念的,仍是冷醉內傷之事。簫中劍心知冷醉不願說明此事,其中必有緣由,但冷醉看似隨和而不拘小節,對於認定之事卻是執拗,若要說動冷醉表露實情,不知需費多大功夫。而內傷輕者損身,重者折壽,無論如何是萬不能拖延了。   簫中劍心懷此念,遂決定回轉荒城。此行目的有二:一者,是向金無患求助。金無患苦心研習乃父所遺之醫典術冊,已有大成,於冷醉內傷或有緩解方法。二者,是取回天之灩。此劍本是冷灩專為冷醉所鑄,既然冷醉尚安然在世,自該物歸原主。   荒城距離傲峰雖遠,但以簫中劍的腳程來說,數天之內來回兩地,並非難事。況且心有所繫,不作羈留,更是速以倍計。只是數日來兩人相隔重山,欲近反疏,簫中劍一意以冷醉傷勢為先,故而行此迂迴之舉,豈知陰錯陽差,事有突發,卻是簫中劍未能料知的。  **   荒城之中,金無患翻閱籍冊,神情專注,露出思索之貌。簫中劍立於旁側,沒有絲毫不耐,只是沉默靜候。良久,金無患面上一鬆,輕呼了一口氣,隨即偏轉過頭,向簫中劍展露微笑:   「蕭…蕭大哥。」   「說吧,我在聽。」簫中劍溫言回應。   彷彿受到鼓勵一般,金無患不再吞吐,只是仍舊緩慢地說出最後的結論:「蕭大哥,我想,他只要離開那座山,就會慢慢好起來了。」   「喔?」思緒牽引,簫中劍青瞳微闔:「…無患,除了遠離傲峰,是否還有其他暫緩之法?」   金無患呆愣片刻,露出困惑之貌,但仍然照實回答:「嗯,可以先用藥來排除火毒。可是,蕭大哥,如果他一直待在那麼冷的山上,只吃藥,是沒辦法完全好起來的…」   金無患言詞直白不文,只因天性純真,所思即為所話。實則乃父醫術奇詭精妙,若非資質穎悟,豈得究竟?而簫中劍心中早有計較,與金無患兩相研討,再經多方推敲,竟也讓他掌握了數分實情。只是,其中複雜,卻非揣測可得全貌。   原來,冷醉體質屬火,身處傲峰而不遭沖剋已是難得;只因他本性澄澈,自在隨意,有如混元太初,萬物無不可與之相合,火性得以疏通乖伏,縱使內力難蓄,於身卻是無害。但情之一字乃眾生根性,既有因緣糾纏,堪不破反成迷障,障起而諸厲紛侵,是為劫厄。   冷灩與簫中劍牽繫往來,冷醉本可寬懷轉念,奈何冷霜城以父之名,遂行陰險奸惡,屢屢亂之以妒,正應了冷醉心魔暗生、五蘊熾盛之機,火勢因而漸長。而後冷灩亡故,又令冷醉為仇恨所蔽,星焰遂成燎原火,一發不可收拾。   傲峰極寒,天人兩造相沖之下,心火既難敵鈞天凜氣,又退無可退,便鬱積於經脈間,不但內耗損傷,更亂神智。若不得明悟,靈蘊失和,日久必偏邪難返,終至萬劫不復。唯幸冷醉歷死還生,危機竟成轉機,或許冥冥中自有天定。   「…蕭大哥?」見簫中劍兀自沉思,半晌不語,金無患更是滿頭霧水。   聽聞探問,簫中劍方才淡然答道:「你說的,我明白。」隨即便轉了話題:   「無患,荒城內藏中,有無可用之藥?」   金無患忙不迭點頭,難掩歡快地答道:「有啊,蕭大哥你等等,我這就去拿。」   「嗯。」簫中劍一笑應之,目送金無患輕捷的背影,直至消失眼界。   偶然過路客,而今骨肉親;本為結義手足,終究陌路乖違。世情變化詭譎,人事遇合難測,得失之間,豈能相償?簫中劍思及故人,但覺能擁有眼前此刻,已然幸甚。   庭中風過,落葉歸根。   簫中劍探手入懷,輕撫懷中鐵簫,尚未憶起任何音韻,目光已早一步遠逸長空。   卻不知,失而復得,是否奢望?   簫音起,往掠浮雲,悠迴無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