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清一隅雲皆白

關於部落格
  • 706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酒染霜鋒(八)之壹

    彷彿是夢,彷彿是憶,彷彿已走了迢迢長路,終至盡頭。冷醉沉浮於無邊的黑闇中,許久許久,才望見遠方的濁重天幕上,隱約透出一縷淡漠青光。冷醉意識逐漸醒覺過來,胸口泛上些微鈍痛,緩緩睜開了眼。   不是夢境,不是回憶,也不是無盡的路。冷醉視線逡巡,移到了身旁。映入眼中的,是熟悉景物,和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人。冷醉幾乎以為自己未醒,只是走入了另一個夢境;但夢中人的眼神和語氣,卻告訴他這不是夢。   「冷醉。」簫中劍輕喚,語聲中是掩不住的關切,更多是欣慰與喜悅。   冷醉直望著眼前人。少時,意識更加清明幾分,才有些艱難地應道:   「…簫…簫中劍…」   「…嗯。你先別說話。」   簫中劍起身,走向桌旁。回身時正望見冷醉掙扎要起,便去扶他坐正,再把手中茶杯遞給了他。冷醉接過,指尖同時觸及一溫一涼,不禁有些怔然,本要抬眼,終是垂首蹙眉,只慢慢舉杯就唇。   一人無語凝望,一人默默飲水,各有所思。   杯中水漸少。尚未見空之時,簫中劍卻抬手阻了一阻。冷醉尚有些不解,簫中劍已將某物遞來。冷醉立即曉悟,也不多言,默默收下。只見一淨白玉瓶,只堪盈握,觸手瑩潤如脂。內中有物晃動,如珠輕滾。   冷醉也未細看,隨意傾出一粒,便和水服下。簫中劍只定定看著冷醉服藥,末了將他手中兩物一併取過,置於桌上。冷醉望了望那人背影,復又低首,突覺胸前燥熱,刺痛紛擾,而後便化作溫舒和暖,渾身輕了許多。也不知此藥為何?竟如此神效。   簫中劍返身落坐於榻邊,凝視著冷醉,緩聲道:   「這數天,我回了荒城一趟。」   「嗯。」冷醉猶自低首:「……多謝你。」   簫中劍未應,只是望著冷醉,眼中憂色深重,欲言又止。半晌後才問道:   「你現在,感覺怎樣?」   簫中劍如此關切,冷醉心中越發歉疚。昔年忍讓迴護,今時相伴照拂,冷醉豈能無感?又想起天火居之行,一時慚愧難當,臉色便自黯淡。猶豫了片刻,冷醉終於低聲說道:   「…抱歉…讓你擔心了。」   簫中劍聞言,心旌動搖。這些時日以來,往事舊憶浮現,而得失之間,已有明悟。如今冷醉表達歉意,體貼坦率竟若從前,簫中劍焉能不喜,一時忍不住握了他手,輕喚道:   「冷醉……」   冷醉正在心念動處,那人卻忽然探掌來握,不禁一震,立時要撤手。不料對方握得甚牢,這一掙未能掙脫,反被扣得緊了。冷醉意外非常,抬眼驚望,只見簫中劍也正回視自己,眸采流光,隱約閃爍,彷彿覺出了些什麼。   冷醉乍然醒悟,只感到心跳一陣急似一陣,霎時間尷尬莫甚。頰上微微發熱,匆忙移開視線,也不敢再掙,只是任他握著。簫中劍卻是胸口顫悠,看著眼前人異樣神情,竟也癡了。一時之間,兩人都作不得聲。   片刻後,冷醉按捺不住,輕咳一聲。簫中劍這才倏然醒神,開口詢問:   「你到天火居,…」言未迄,只覺眼前人全身一僵,便改道:「…方才你所服的藥,只能治標,不能治本。」停了一停,觀察冷醉神情,才又續道:「若要徹底根治,需得離開傲峰。」   冷醉聽了只是一笑:「…是嗎。」   簫中劍頷首:「嗯。所以,我希望你隨我回荒城。」   冷醉知他誠摯,但內心掙扎,仍是搖了搖頭。   兩人一時無語,氣氛凝窒。   簫中劍心中暗嘆,說道:「我以為…」言卻未竟。冷醉望去,只見那人雙眸微闔、眉宇輕蹙,似是正在尋思,片刻後才回視冷醉,緩緩開口:「…我不想再一次後悔。」   冷醉還未識清言下之意,簫中劍已然復道:「我不想再次因為失去你而後悔。」   簫中劍字字明晰,瞳中青煌熾盛,如焰如冰。冷醉剎時懾然,心深處彷彿有一隅正在鬆動,好半天才醒過神來,微張了唇,欲語還休,最後卻只極輕地應了聲:「…嗯。」   斯言既出,簫中劍也不禁有些忐忑。卻看眼前人垂首低應,而原本蒼白容顏上,似乎隱泛酡紅,簫中劍一時動搖,心神竟有些失了平靜。但見那眉目間仍帶疲色,思緒便即收斂,想起冷醉內傷復發,應有其他緣由,便說道:   「…你的傷,不只是內息逆亂。」   「…嗯。」   「是何原因?」   冷醉久久不語,臉色又復蒼白,末了才下了決心,道:「…冷霜城。他救了我。」   此言甚是突兀,簫中劍一時不明就裡,遲疑半晌才道:   「你是說,冷霜城…他並未對你下殺手?」   冷醉不語,神情漸趨木然,緩緩答道:   「…那時,他是真要置我於死地。但我沒死。是他救了我。」   簫中劍與冷霜城周旋許久,只覺得他心性險惡,罪孽滿盈,未料竟有此舉,自是驚愕難平。但冷醉之言斷然無偽,便細細尋思,想起冷霜城癲狂神態,有了幾分猜想;胸中涼意驟起,其中更有怒暗生,悔恨交橫。再看冷醉神情,心下作痛,一時五味紛陳。   冷醉不察,但覺指掌上有清冷包覆,腦中卻仍是如火灼燒,既亂且熱。而話端既啟,心口竟隱隱纏絞,只欲把一切盡數傾吐。冷醉皺眉,勉力壓下煩躁,不期然另一陣涼意覆上前額,撫按輕推,待眉折舒展,才退了開。   「…說吧。我在聽。」   「…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