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清一隅雲皆白

關於部落格
  • 706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白月光

在一陣心悸中,我睜開了眼。

房裡很黑。 月光從窗縫漏進來,但也只有一點點

我下床推開窗,望天看去。

月亮很大,很圓,很白。

白得像霜。

我也不知道,為何會這麼想。

因為,我沒看過雪,也沒看過霜。

但或許,我的確看過,只是忘了。

許是忘了。

剛才我似乎做了個夢。

奇怪,月光太白,我想不起來。

不打緊,只不過是夢而已。

明天,還要帶小葫蘆去抓魚。

…睡吧。      

 

***      

 

今天,村裡來了個年輕的遊子。

這年輕人長得好。

尤其是那對眸子,沒來由地討人喜歡。

我拿了罈酒,給他在旅途上喝。

因為他說,我很像一位故人。

後來,小葫蘆的爹又拉我去吃飯。

小葫蘆聒噪地很,不停地說著那個旅人。

我剛夾起一筷子魚肉,突然想起了。

那個年輕人腰上掛的劍,我似乎看過。

是幾年前的事了呢? 沒想到,我連這事都給忘了。

大概是這些年,記了太多事吧。

我一邊給小葫蘆夾菜,一邊回想著。

那天,我醒來,發覺自己身在一個陌生的地方。

不但地方陌生,連我自己,都很陌生。

身上滿是傷,我不記得是怎麼來的?

甚至,我不記得自己是誰。

我很怕,很慌。

直到那個人走進房。

那個人,就是我的恩人。

恩人的相貌,很是奇異。

長髮雪白,眼瞳金青,渾身散發出冰冷的氣息。

我本來就怕,看了他更慌。

他靜靜地看我,卻又好像不是在看我。

我全身發毛,忍不住問他是什麼人?

誰知他一聽,忽然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那瞬間,我便不怕了。

因為我已經知道:他是個好人。

總之,他不會騙我,更不會害我。

我為何這麼想?我也不明白。

我不明白的事,很多。而我忘記的,更多。

以,恩人將我帶到另一個地方。

那個地方,叫做神社不荒。

但是,除我之外,所有人都稱它:荒城。  

荒城很大。但住在荒城裡的,卻只有兩人: 恩人,和他的義弟。

恩人的義弟姓金,是個大夫。

金大夫一開始有點怕我,後來卻對我不錯。

我在荒城住了好幾個月。

金大夫用盡辦法,但我仍舊想不起從前的事─

只除了兩件。

第一,我姓溫。

第二,我應該住在一個春花遍野的地方。

後來我再想不起半點線索。

那段日子,我常與金大夫相處,卻不常碰見恩人。

恩人的態度,一直都很平淡。該說是有點疏遠。

他當初是怎麼救我,又為何幫我?我不明白。

對於此事,恩人總是避而不談。

而我也漸漸不問了。

某天夜裡,月亮很大,很圓,很白。

嗯?是了,就像昨晚。

那天,我似乎也是從夢裡驚醒過來的。

不同的是,當時,我一無所有。

不但失去過往,前途更是茫然。

我睡不著,只好趁著月光,在廣大的荒城裡閒走。

我漫無目的地走,想不到,卻遇上了同樣無眠的人。

是恩人。他正在舞劍。

那劍上映著月光,舞出一片白茫,像雪。

劍很快,雪很亂,卻沒有半點聲音。

也許,我真的見過雪,只是不記得。

過了很久,恩人才停下腳步。

他隨手劃出一道弧,劍身竟然泛起水光。

那劍光,既清澈又豔麗,把滿天月光都給比了下去。

這劍太美。這樣的美,不該出現在人間。

恩人沒有馬上離開。

他只是仔細撫著劍身,很輕,很慢。

後來,恩人看我一眼,轉身走了。

他走得很快。我還來不及喊他,他的背影已經消失。

難道,剛才的一切都是幻覺?我忍不住發起抖。

最後,我憑著模糊的印象走回房。

本以為這下沒得好睡。誰知,卻一覺到天明。

我想,那的確是恩人沒錯。

只是,他明明是人,有時候卻像幽魂似的。

那晚之後,很久很久,我沒再見過恩人。

某天,恩人突然出現,問我將來有何打算。

我沒什麼打算。但我明白,離開的時機已到。

所以我說:我想回家。

恩人一直都很平靜,這時候卻怔住了。

也不知道為什麼? 我沒問,只繼續說:我想回南方去。

後來,恩人送我一些銀兩,我就這樣離開了荒城。

其實他一直不讓我叫他恩人。

他說,他不是我恩人,也不需要我任何報答。

我的確沒什麼可報答他。

他的恩情,也許我這輩子都還不了吧。

因為,他幾乎什麼都不想要。

而他真正想要的,卻誰也給不起。

除了他自己。   

 

***      

 

我的碗裡堆出了一座小山。

小葫蘆對著我笑,小葫蘆的娘叫我多吃點。

我也笑了。

明天,還去抓魚嗎?小葫蘆這樣問我。

不,明天讀書。我摸摸他的頭。

小葫蘆扁了扁嘴,全桌的人都笑開了。

我知道,他們是真心把我當作親人。

我知道的。

小葫蘆不喜歡讀書,卻喜歡聽說書。

小小孩童,整天想著要當大俠。

上回給他的功課,他一下子就會了。

我又挑了一段文給小葫蘆背。

小葫蘆搖頭晃腦,眼神全不在書上。

這孩子真頑皮,這怎麼能當大俠呢?

不過,依我看,當大俠也沒多好。

手中拿把劍,嘴上講仁義,就要去行俠? 誰知道心裡想的是什麼。

我只希望,他平平安安。

小葫蘆的爹,希望我搬來和他們同住。

他已經說了第十六次。

昨晚好像作了夢,夢到一雙明亮的眸子。

奇怪,那面容很模糊,我怎麼都記不起呢?

記不起了。

記不起了…

小葫蘆的娘喊我們吃飯。

小葫蘆歡呼一聲,丟了筆就跑。

我看,下一次,我就答應吧。

這孩子太野,住下來也好有個照應。

記不起的,就算了吧。

不過是一場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