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清一隅雲皆白

關於部落格
  • 705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無雲天(上)

         昏暗中,冷醉緩緩睜眼,坐起了身。床鋪的氣味與觸感令他一陣心悸,他轉向窗邊望去,正見著那一絲微亮。清白月光映出薄暈,摻和著幽微簫音,喚醒了他的神智。   冷醉起身推開窗,任月光大把大把灑落屋內。簫音迴繞彼方,彷彿低語,又似輕喚。冷醉取下琵琶隨意撥著,想了想卻又放下,只帶上酒壺出了門。   天地白茫,月明,無雪。冷醉走在熟悉的路途上,一下子就到了目的地。那綿長簫韻始終未歇,卻在冷醉見著冰塚的剎那,停了。   「冷醉。」簫中劍將鐵簫收起,回頭喚聲。   冷醉見對方眼中帶笑,也不禁笑開:「怎麼不叫我?」   「還是吵醒你了。」簫中劍望著冷醉,青瞳掠過幽光。   「不要緊。」冷醉搖頭示意無妨,腳步亦未曾停,已走到冰塚之前。   冰晶澄明,絕代芳容沈眠,眉目明豔如生。冷醉望了幾眼,便落坐在簫中劍身旁,順手將酒壺遞去。簫中劍將壺接過,也把冷醉剛要縮回的手握住了。   冷醉愣了一愣,問道:「…怎樣?」   「何時回荒城?」   簫中劍的聲音彷彿自遠山傳來,冷醉忽覺心口一痛,答道:   「再幾天。再幾天就回去…」   簫中劍凝望冷醉半晌,應了聲:「嗯。」便轉頭默默飲酒,不再多話。   冷醉看著簫中劍淡漠的側臉,雖有千言萬語,最後卻只餘一句:   「…這段日子,你過得好嗎?」     許久,沒有任何回應。   冷醉辨不清對方表情,不由得有些惆悵,只好望著冰塚。   雪開始綿綿密密地落,落在並坐兩人的身上,把一切都掩蓋了。 ***   自離開荒城,冷醉便往南方而行,四處查訪冷霜城的下落。悠悠三載飛逝,冷醉雖有幾次把握到消息,最後仍不得正主。不是外貌相似,就是線索已斷、再無處尋。時日一久,冷醉便逐漸放寬心懷,只隨緣以待。   如此,心念既轉,眼界亦開。不再拘於得失,方有餘裕體察世間百態。數年之中,冷醉雖是尋人不得,卻歷練了許多;而原本難捨思情,亦隨時光逐漸淡化,想起荒城那人的次數竟慢慢少了。   爾後,偶然憶及那雙青瞳時,便僅一念掠過而已。只是,原本酒不離身,如今卻鮮少獨飲,冷醉卻無自覺。   是夜,月白風清,星子稀微。早在二天之前,冷醉打聽到相關消息,便向東南而行。未料錯過宿頭,只好找了間小廟,隨處將就。廟雖不大,卻十分整潔,也不知供的是何方神聖?冷醉抬頭一望神像,立時便知:原來是座狐仙廟。   狐仙雕塑古樸清奇,眉目間彷彿含笑,別有一番可親意味。冷醉心下喜歡,又想自己借宿廟中,總該打聲招呼,便合掌念道:『狐大仙啊狐大仙,我這不速之客只想占個角落睡一晚,俗話說相逢就是有緣,還請你多多包涵。』   冷醉說完拜了幾拜,才整頓一番,席地睡去。   廟址僻靜,夜風輕和。月華中,一曲簫韻纏綿蕩漾,擾醒流連夢鄉之人。冷醉乍然而醒,想及方才夢境所見,還有些怔忪懵懂。   『…簫…簫中劍?…不、不對…』冷醉聽出差異,便完全清醒,四下張望。只見案頭神像凝然,廟中除己之外,再無他人。而那自外傳入的簫音,始終徘徊耳際,婉轉不絕。冷醉略一挑眉,只覺睡意盡失,遂提劍尋去。   狐仙廟後不遠處,小丘起伏,綠草茵茵。青丘之上,一人沐月而立,閉目撫簫。冷醉遙目望去,那撫簫人一襲白衫,文士打扮,望之約三四十許,又似未及弱冠;再定睛細看,卻是個二十來歲的青年。   簫音低柔,情意無限,彷彿有所寄託。冷醉靜聽片刻,但覺心中思潮難平,亦不願相擾,遂欲悄然回返;誰知才剛轉身,白衫青年隨即停簫,揚聲喚道:「既是知音人,何不現面一見?」   聞聲,冷醉不免驚訝,有些遲疑。但想對方簫音情摯意切,便從藏身處走出,行至青丘之上。   見冷醉果真出現,白衫青年泛起笑意,猶如拂柳春風:   「小兄弟,你不是本地人吧?」   冷醉見他與自己年歲相若,口氣卻如長者,覺得十分有趣,也一笑應道:   「嗯。你怎麼知道?」   白衫人低頭撫了撫簫,復緩然道:「你的身上,有雪的氣味。」    「雪的氣味?」冷醉被斯言勾起興致,眼中流光閃爍,道:   「雪也有氣味?我竟從來不知。」   白衫人先是頷首,復又搖了搖頭:「身處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罷了。」   「…喔?是這樣嗎…」冷醉聞言恍惚,似乎有些明白,又似墜於五里霧中。   白衫人見冷醉神色迷惘,也不待他深想,便逕自續言:   「你我萍水相逢,也是難得緣份。就讓我再吹奏一曲,以酬知音,好嗎?」   冷醉聽他話語誠摯,胸中亦覺溫暖,便定神答應:「這當然,請吧。」   白衫人望著冷醉一笑,便自闔眼,執起竹簫就唇。剎時,風動青丘草,月下清音揚。此曲已不復繾綣,只充滿安寧愉悅。曲罷,白衫人收簫入懷,負手仰望夜空。   「真好聽。」冷醉看著月下的白衫人,由衷讚嘆。   「喜歡就好。」白衫人卻不看他,只悠悠開口:「那麼,我們就此別過吧。」   冷醉點頭,忽然想到一事,便問:「對了,還不知你的名呢?我叫冷醉。」      「我姓白,單名午。」白午收回流連天際的目光,轉頭望向冷醉:   「小兄弟,最後送你一句話,可得記住了。」   「嗯?」冷醉見他神態老成,不由得又是一笑:「洗耳恭聽。」   白午眸光如電,輕聲道:「西南三十里,尋物必有得。」   冷醉聞言心口震顫,不禁訝異失聲:「…你?…你怎麼會知…」   話猶未盡,卻見一襲白衫飄然遠去,倏忽無蹤。青丘上,風過草偃,綠浪不息。冷醉並沒追去,只怔望著那白影消失處,若有所思。良久,冷醉搖頭笑嘆,決意改向西南一行。 ***   距離青丘西南三十里處,恰好有個小鎮。小鎮不廣,要說是鎮,倒不如說是略大的村。這如村的小鎮,不但有種安寧的氣氛,更有個溫柔的名字——   『春水鎮。』冷醉站在刻著鎮名的石碑前,輕聲喃唸。   此刻,天際微明,雲開破曉。小鎮內晨光普照,縷縷炊煙在房舍間上升、飄搖,彷彿未盡美夢的延續。冷醉不由緩步前行,耳聞雞犬吵擾,內心卻反而平靜。田間勞作的鎮民們,不時投以好奇目光;有些主動招呼,冷醉便點頭笑應。   如此,也不知走了多久,兩旁房舍漸稀,前方逐漸開闊。卻見那野地之間,一條清溪橫臥,三五人在溪中抓魚,幾名孩童在溪畔戲水。冷醉駐足凝望,忽然感到面上陣陣暖熱,原來日頭已是高昇。   日曦落在溪面,也落在人臉。粼粼波光耀目,人們臉上燦爛的笑容,更是奪目。冷醉看著看著,竟有些承不住,不禁闔了闔眼。少時,溪中眾人發覺異樣,議論幾句之後,其中一人便上前詢問:   「年輕人,你怎麼了?」    冷醉看著身前人關切的神情,有些艱難地開口應道:「沒…沒什麼…」   「你看來很面生,不是這附近的人吧?」   「我…嗯,我不是…我四處旅遊,然後…到了這裡…」   那人見冷醉神情遲疑、言詞支吾,便微微一笑:   「年輕人,你是不是有什麼困難?」   「…沒有,我只是…」冷醉話到喉頭,已是哽咽難當,再也說不全。   那人上下打量冷醉,眼中浮起些許疑惑,有些奇怪地問道:   「年輕人,你看起來不缺旅資,是發生什麼事嗎?」   冷醉只是搖頭。那人見他表情黯然,溫言道:「你說,不要緊的。」   看著熟悉的臉,聽著陌生的語氣,冷醉沈默半晌,終於輕聲開口: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我有一位故人,跟你很像。」「喔?」   冷醉看那人眸光一亮,隨即續道:「…他已經不在這世上了。」   「喔!原來如此…」那人頻頻點頭,想了一想,續道:   「這樣吧,你在這等一下。」說罷不等冷醉答應,便快步離去。   冷醉望著那人略顯佝僂的背影,怔愣無語。   溪水清澈,游魚輕靈。冷醉依言等待,最後等到的是一罈酒,和一句話:   「這是杏花酒,拿著。」那人將酒罈塞進冷醉懷中:   「算是我代替你那位故人,祝你旅途平安。」   「…多謝。」冷醉接過酒罈,低聲道謝。   那人露出笑容,拍了拍冷醉的肩,往溪邊走去。   冷醉目送著那道背影離去。   彼方,水聲迴盪、笑鬧不休,冷醉卻覺得周身一片寂靜。   在這片寂靜中,有一曲幽微的簫音,慢慢響了起來。 ***   離開春水鎮之後,冷醉便踏上歸途。途中披星戴月,不曾耽擱。   是日,正是冷灩忌辰。冷醉以酒遙祭,緬懷那傲峰之上,曾有的絕代風姿。想了一陣,又不禁思及那晚夢境,便覺難安。越是靠近荒城,回憶就越顯清晰,思潮更是難止;冷醉忐忑之餘,心中亦暗生憂悒,縈迴不去。   於是,原本歸心似箭的遊子,緩下了腳步。距離荒城尚有半日路程,冷醉躊躇許久,仍是找了間客棧投宿。客棧雖然不大,卻是人聲喧嚷,直到向晚時才漸趨安靜。冷醉要了一壺薄酒獨飲,只覺索然無味,難以盡興。   酒興難盡,冷醉便早早臥床歇下。未料睜眼閉目、輾轉翻覆,思緒盡繫一人。待他再度睜眼之時,已是隔天午時。冷醉抱劍怔坐一刻,終是強振精神、收拾齊整,往荒城方向行去。   時隔三載,荒城前的牌樓依舊聳立,不減雄渾氣勢。牌樓之下,白石板路延伸入內,被夕照浸染出霞紅。冷醉移目遙望,心中既是期待,又是惶惑;而伏藏已久的諸多自問,此刻紛紛從心底浮出,蜂擁而上:   『…他,在嗎?…這段日子,他過得好嗎?…他,會不會…』無論如何,一切自問的答案,都要親身走完眼前道路,才能明白。而在路的盡頭,等著冷醉的答案,不是沉寂,也不是簫音,而是一聲急切的呼喚。   聽聞喚聲,冷醉剎時只能僵立當場,呆望眼前緊閉的門扉。胸中情緒翻騰,也不知究竟是喜、或愁?還不及回神,房門便呀然開啟,一人已站在門邊。乍見斯人身影,冷醉竟生起些許怯意,但那人已將目光投來。   「簫…簫中劍。」迎上對方視線,冷醉喃喃輕喚。   門邊之人,正是簫中劍。兩人久別重逢,一時只顧著貪看彼此,竟都忘記說話。簫中劍瞳中明幽閃爍,欲言又止,最後只凝目靜默。冷醉被他看得久了,有些侷促,卻又別不開眼;忽爾想起手中酒罈,連忙抬手一笑:   「這是,春水鎮的杏花酒。陪我喝嗎?」   簫中劍瞥見冷醉手中酒罈,微勾唇角,應道:「…當然。」   冷醉見他眼中笑意,不覺鬆了口氣,提酒往房內走去。   簫中劍側身讓過,帶上了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