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清一隅雲皆白

關於部落格
  • 706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平生一點真

【執子之手】 楔子、 公開亭之戰,素還真敗於神器加身的北辰元凰,依約被禁地之角。 地之角中,元凰佈下毒質計陷日月才子,兩人雙雙中毒性命相繫。 若是素還真步出地之角,則談無慾亦要毒發身亡。 一、 步出地之角時,談無慾有意無意地往附近樹林隱蔽處望了一眼, 然後凝著他高傲端雅的姿態,一揮拂塵,快步離開辦他的要緊事去了。 少時,在北辰元凰得意的笑聲中,大批人馬撤回翳流,不留一兵一卒。 之所以不設置看守的崗哨,除了因為教凰十分相信翳流之毒的效力外, 更因為他比誰都明白,如果連信諾與同袍的性命都困不住素還真的話, 那麼就算機關用盡,佈置了萬馬千軍,也無法留下素還真一根頭髮。 沒人能桎梏天上的龍,也沒人能阻止白蓮的清芬遠播。 清香白蓮素還真,就是這樣一個人。 可惜,自信的人雖然往往能做出正確的決定,卻更容易被自己偶然的錯誤所矇蔽。 所以北辰元凰沒料到,在地之角的洞口沉寂了很久,久到幾乎只剩下風聲的時候, 有一道白髮飄揚的身影從附近樹林裡悄然現身。 二、 衣袂輕揚,白髮身影悄然無言。 那是一個非常沉穩的身影。沉穩到讓人不禁疑惑,癡狂之名怎會落在此人身上? 也許有人問過他,也許沒有。但他一定不會回答,也不需要回答。 不會回答,是因為他的殘啞已經斷絕了他言語的能力。 不需回答,則是因為儘管他的刀與劍不說,他的人也已經說明了一切。 劍曰癡,刀曰狂。人如秋水,一清映月。 當愛恨癡狂的血淚揮灑到極限,反而會凝練成一潭清碧的湖水。 能達到此種境界的人並不多,而此時此地正好有一個。 刀狂劍癡葉小釵。 除了雲路天宮和天機湖外,葉小釵會待著或即將要去的地方,幾乎都跟某人有關。 現在那人已站在地之角的洞口,彷彿只是在琉璃仙境等待朋友歸來般,閑然自適。 是默契,或是深不可測的武功與敏覺? 素還真不知為何離開了靜坐處,望著那清澈的人,和那逐漸走向自己的穩定步伐: 「葉小釵,你來了。」 「啊。」 有時候,面對一個無法言語的人,反而不需要太多話。 而面對一個既無法言語又知之甚深的人,就更不需要多話了。 三、 素還真向來深邃而充滿智慧的眼中,此時流轉著異常光潤的色澤。 除了肩負半邊天和腦藏萬卷書的形象之外,能見到清香白蓮其他神態的人並不多。 只是不多。是幸也是不幸,葉小釵便是其中一個,也是早已司空見慣的一個。 「葉小釵,翳流在洞口佈有毒質。」 白髮劍者頷首,在地之角的洞口外數丈停住了腳步。 並不僅因為毒質,也因那向來令他處之泰然的眼,此時格外意味深長,彷彿欲語。 停步時,葉小釵直覺自己好像錯失了某個訊息,就像誤判了發出劍氣的時機一樣。 這對一個具有劍聖修為的高手而言,並不尋常。 但是葉小釵並沒有留心。 或者說,對於素還真,他不曾懷疑。 素還真望著白髮劍者站定,露出了一個溫清真摯的笑,說道: 「葉小釵,多謝你來觀視素某。」 「啊。」 葉小釵搖頭,直視著那即便身為階下囚也依舊風采翩然的身影,露出關心的神色。 「素某無恙。」 「啊...」 白髮劍客聞言點頭,卻不離開,只是望著眼前人突然陷入沉思的表情,靜靜等待。 「葉小釵,這幾日將有變化發生,勞煩你回琉璃仙境顧守。」 「啊。」葉小釵肩膀微動,以劍氣在地面上刻下二字後,轉身離去。 白髮劍客走遠後,地之角的洞口只留下一抹蓮香,杳無人跡。 洞內,素還真在靜坐之處端顏肅色,已臻入定之境,彷彿未曾稍離。 洞外,塵煙輕揚。待紛紛落定後,也掩住了原先地上所刻的二字淺痕── 『保重』 四、 是夜,琉璃仙境出現了一個人。 一個想當然耳應該在,卻最不可能出現的人── 早已被囚於地之角的仙境之主,清香白蓮素還真。 仙境中的一草一木,沒人會比身為主人的素還真更清楚。 雖說,琉璃仙境之中不單只有草木,更有許多活生生的人; 但是對於縱橫江湖經年不搖的素還真來說,洞悉人心進而掌握世情,並不是難事。 也許,只除了一個人。 可以洞悉,可以看穿,可以利用,卻無法掌握的人。 素還真看著坐在仙境亭中的那個人。那是一個如淵停嶽峙般的沉穩背影。 夜風輕揚起幾綹白髮,襯得髮絲主人更是凝然,幾欲同化進周遭的景物中。 面對無語的背影,文思之高、辯才之捷皆名滿天下的清香白蓮,此時竟然詞窮了。 在亭中閉目靜思的白髮劍者睜眼,回首望向身後來人。 一個不會錯聽的腳步聲,和一份難以錯認的絕世風采。 「葉小釵。」來人輕喚。 刀狂劍癡並沒有起身。 他只是望著,用那彷彿無心的清澈雙眼,直直地望著素還真。 此時,偌大的仙境中竟皆無言。 唯有風過,一滴晶瑩的露水從池中的蓮葉上悄然滑落。 葉小釵靜靜等著未竟之言,卻發現眼前人的視線始終落在蓮花池中,恍若出神。 於是,葉小釵起身,向池邊走去。 「...且慢!」 五、 雙掌交握的剎那,兩人俱是一震。 葉小釵凝步,回首。古井生波,雲影紛亂。 素還真佇足,斂目。明鏡映花,如真似幻。 葉小釵是震驚的。 心如止水的刀狂劍癡,向來沉靜清澈的眼裡泛起漣漪。 他看了那隻不屬於自己的手,然後看向手的主人。 手,是修長溫潤,比起武人更多像書生,卻絕對蘊含力量的手。 手的主人翻手成雲覆手雨,等閒一掌動天地,此刻卻只是輕如執羽, 若即若離地握著自己的手,既沒有用力,也沒有放鬆。 不屬於葉小釵,還能停在葉小釵掌中的手,若不是屬於死人, 那麼可能會屬於什麼人,大概不必細數,更無須明說了。 素還真的震驚並不下葉小釵。 他看著白髮劍者訝然回首,看著那澄澈的眼神往自己的瞳眸尋來。 他以為自己早已習慣承接這樣的目光,此時卻在兩人相視之前垂下了眼簾: 「真不住,是素某失禮了。」 他知道自己該怎麼做。只要馬上鬆手就好了。 但他只是看著掌中另一人的手,說不出第二句話。 那是隻如同磐石般沉穩的手。 他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一向如此。鬆手,然後笑著接上幾句話就好了。 但他只是默默看著停留在自己掌心的手。 那是隻佈滿傷疤與粗繭的手。 他知道自己該怎麼做。鬆手,微笑著說幾句話,然後客氣地告辭就好了。 但他發現自己竟沒有這麼做。 月光如水,灑落在兩人身畔,漾成一片清淺。 「啊。」葉小釵看著素還真,輕嘆了一口氣。 當一個人總是不說話專心地看,那無論他看著的是蓮花或石頭, 總是能多點機會看得比別人清楚些。雖然看清楚不見得能想明白, 但若是這個人總是用很長很長的時間不說話只專心的看, 那麼他看清楚同時想明白的機會,又總是比別人多了一點。 所以說,剛好葉小釵比別人多了一些又一點的機會,所以他就這麼看清楚了。 看清楚身前人那低垂的眼中閃過驚愕、激越、混亂、壓抑、冷漠,最終歸於平淡。 於是他嘆。 除了看清楚之外,能否明白? 六、 素還真聽聞那一嘆之聲,不禁抬眼。 兩兩相望。 也許過了很久,也許沒有。 葉小釵逕自落座,復又淵深潭靜心如止水,劍癡刀狂形如枯木, 彷彿他從未起身,彷彿之前種種不曾發生,彷彿一切都沒有變過。 ──除了他手中那隻不屬於他的手,和他身旁那個不止擁有他雙手的人。 素還真仍舊站著,姿態優雅而俊逸。 無論他手中握的是什麼,是拂塵是寶劍,都不會減損清香白蓮的絕世風采。 只是,此刻握在他手上的,既非拂塵也非寶劍。於是,素還真的眉頭輕皺了。 這世上總有些人得天獨厚,即便皺眉也不比笑顏遜色。 素還真就是這種人。但是此刻的他,並沒有特意使用這項天賦。 所以也沒人看見那輕皺後隨即撫平的眉下,同時掠過了一個幾近悲哀的溫柔眼神。 查覺身旁人久無動作,葉小釵抬頭望去,正好迎上一個清和笑意,一如以往。 只是那笑中還帶著點什麼,葉小釵並不懂。 他也不需要懂。 站著的人終於落坐,月光在兩人身後隱隱約約照出牽攣的影。 葉小釵無語,素還真也無語。 夜風徐徐吹過,而交握的指掌間暖意縈迴不散,久久。 跋、 公開亭一戰數日後,素還真依北辰元凰之令服下同命丸,抵去談無慾之危。 北辰元凰既亡,素還真於地之角中毒發,週身倒落數具火焚之屍,不知何因。 此間談無慾與葉小釵並肩禦敵,敵退,兩人偕往地之角探視清香白蓮。 乍見燒痕與焦屍,一人氣定神閒,一人四顧驚愕。 素還真淡笑未答,只言不知。 月下覺白首,知心又幾人? 不畏江湖老,平生一點真。 ================================================ 後記: 太珍惜此篇,以致發文時竟覺心痛。 某閒人啊,這樣行嗎。 我想某閒人特別喜歡兩種人。 不需要做什麼也懂的人,和做了什麼也不懂的人。 順便澄清一下。已經過了喔,所以不是慶文。XDD (↑幹嘛辯解) 偷改回原定篇名以酬知音。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