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清一隅雲皆白

關於部落格
  • 706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公法‧空髮 (霹靂奇象 15、16 亂談)

   以下似乎是KUSO。

內有不良!若無心理準備請勿觀閱。XD

1442ad2d288e28.jpg  

 

=============

《公法‧空髮》

(強按怒氣,語音無奈)   尹秋君...你明白為吾造成多少困擾嗎?        

非但神器失落,麾下兩位護法又忽然跟吾請蜜月假,        

害得吾忙到焦頭爛額,頭髮又掉好幾根了!」

 

(愉快的微笑) 喔?反正你也快禿了,沒差嘛!」

「什、什麼禿!吾只是髮線比較高!  ╯-____-)╯~═╩════╩═~        

你...你...莫非...」

朗面容上陣青陣白,公法庭庭主心忖:

『難怪尹秋君最近頻頻邀人上橋...  

自性格小生燕歸人到風華絕代(?)素還真,甚至連七巧神駝都......  

不行!  

吾堂堂六極天橋之主‧招募天王昭穆尊,怎能被三千煩惱絲打敗?!』 (問題出在這嗎?)

看到眼前人那變了數變的神情,原本悠然搖扇的尹秋君眉毛微挑:

「莫非什麼呀?  

莫非,我該因為點破事實,而向你說聲道歉囉?」

昭穆尊一聽,氣到差點噎住:

「不需要!而且、什麼事實啊!?  

......唉,算了,吾要你拿出更實際的行動......  

喂!你、你給我起身站好!」

公法庭之主先前陣青陣白的表情,此時轉變為黑紅交錯。

斷極懸橋中,僅有的兩根柱子,僅有的兩個人。

只是,顯然有點分配不均...

(瞇眼微笑) 昭穆尊,你不是要我拿出實際的行動嗎?」

「吾、吾不是這意思...        

你的手在做什麼?!」

「不覺得現下有點熱嗎?這樣涼快些。」

(努力目不斜視) 這是治標不治本。」

「昭穆尊...我更加確定了一件事。」

(咬牙) ...什麼事? 

(吸氣)...別亂動!!!  

吾、吾是說......尹秋君,你這樣很危險...」

「哈哈哈~!我敢確定......  

六極天橋剩下的建材,通通塞到你身上某個地方去了。」

(面色如血)...你!?...嗯、咳咳...」

「我是指你的腦‧袋‧啊,昭穆尊。」

「...這、吾...吾當然知道!...(真的嗎)  

...尹秋君,吾....唔!///... (→?)  

...吾還有公事待辦,告辭了!」

說罷,昭穆尊一個閃電旋身,化光脫出斷極懸橋。

目送著顛顛躓躓的光影軌跡離去後,

斷極懸橋之主整理衣襟從椅子上悠然起身,喃喃道:

「哼哼!昭穆尊啊昭穆尊,你的腦袋太不靈通了。  

沒有我幫你,該如何成事呢?」 (......成什麼事? ̄▽ ̄||)

─ ─ 公法庭之外 ──

儒門教母遇上匆匆歸來的公法庭之主。

「咦?庭主方從斷極懸橋回返嗎?」

「...儒都令如何得知?」

(悠悠長嘆) 唉,看多了...」

「......( ̄□ ̄|||)a...(看多?看多?!)  

這,吾必須去處理公文,儒都令若無事就去歇息吧,請!」

目送庭主跌跌撞撞地離去之後,儒門教母微笑了:

「雲染妹子,咱們似乎又有得聊了呢......」

(↑事情完全不是這樣。XD)  

---------------------------

真擔心會被誤解啊... ̄▽ ̄||

 (誤解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