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清一隅雲皆白

關於部落格
  • 706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中的情話 (霹靂奇象 21、22 亂談)

  夢中的情話,簡稱夢話。 因為可以萌的地方太多,感想難以成章,所以就寫成這種形式了。

【內有不良,若無心理準備請勿觀閱。】

=================================================

夢中的情話啊~是真亦是假~嘸管風雨怎樣底吹~阮猶原嘸甘清醒

夢中的情話啊~是真不是假~雖然夢境彼呢短~愛你永遠袂反悔

  

--------------------------------------------------------------------

從漫長而黑甜的睡夢中醒來,臥龍行跟尹秋君道了一聲早。

尹秋君撲到臥龍行身上,順便狠狠一掌慣了過去。

驚天地泣鬼神的一掌,被接在那尚未回溫的冰冷手心裡。

尹秋君皺眉,再皺眉。一個沒忍住,就緊緊攬上了身前人的脖頸。

閉著的眼,看不出是否含淚。但總歸是那麼回事了,不消說也知道的。

除了當事人之外,現場還有兩個人心知肚明─喔,或許是四個人吧─ 當然不是因為什麼腦智過人的緣故。

『還是老樣子。』 臥龍行這麼想著,大手拍撫著尹秋君的背脊,像是在安撫一隻撒嬌的貓。

三人行中唯一被撇下的那個正站在旁邊,嚴肅的臉看起來很不是滋味。

雖然昭穆尊的臉看起來總是那樣的。

『上酒家的時候例外。』 臥龍行不動聲色地暗暗想著,而這當然不能告訴尹秋君。

誰想一輩子在 (擋箭牌的) 無間地獄裡徘徊呢?

懷裡抱著水藍色的大型凶狠貓科生物,臥龍行不由喟嘆。

以往無數個日子裡,在六極天橋醒來的早晨,也是這番情景。

如同以往般,不知為何,尹秋君的臉上很微妙地埋藏了一絲赧紅。

也許是那慣常皺著的眉太過搶眼,所以乍看之下很難察覺吧。

但這細微之處,卻瞞不過上通古今下知地理的臥大高人。

頭頂上吹過一陣冷風,臥龍行打了一個噴嚏。

『來了來了。』 如臥龍行所料,昭穆尊端著那張很不是滋味卻又裝神聖的俊臉,

在眾人瞪大雙眼屏氣凝神的一刻,(從鏡頭前面)大搖大擺(還靜悄悄地)

走向深情相擁旁若無人的那一對...好友, 很乾脆地把水藍色的大貓接回自己的懷抱裡。

嗯,可喜可賀。

『是說,昭穆尊實在不夠意思。』 臥龍行一邊暗暗好笑地想著,一邊動了動腦子。

(現場傳來幾道細微的驚怖聲。道都令抓住了法都令的袖子。)

大家都是好朋友嘛,只不過是擁抱,有什麼好計較呢?

而且又是最後一面了,多攬一下又不會少塊肉。

『唉。這就是所謂的“新人送進房,媒人丟過牆”吧。』

錯,應該是丟過橋。臥龍行壞心眼地在腦中補註一句話。

本著類似參加吃到飽活動的心態,臥高人攢著某人的手捨不得放。

昭穆尊卻似乎不很介意(有抱到最重要) ,只是面上莊嚴漸漸崩潰,

差點要出現縱橫酒家專用的某種表情了。

尹秋君一看心知不妙,立即施展撒潑大法(「感性的話就吞下我不愛聽」),

把某些關起房門才能說的話堵回昭穆尊嘴裡。

『果然是經驗老到啊。酒家的事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已吧?』

臥龍行一直看著,笑著,沒有停。

不復跳動的胸口,竟然泛起陣陣暖意。

『不知道蠹魚孫現在好不好?應該長大到不會被小咪拍著玩的程度了

... 啊,差點忘了,黑貓雖然有九條命,還是不及神魚族活得久呢。』

當臥龍行正在感性地懷念過往時,現場突然冒出一句很煞風景的話: 1444a4f5e98b09.jpg 1444a4f613375f.jpg

聞言,眾人大噓。而發言者完全不知道被噓的對象是誰。

臥龍行額上流下一滴冷汗,看著某人的手從自己肩上拿開。

另一個某人皺眉,冷冷瞪著顯然並非俊傑的道都令。

禍從口出,自作孽不可活啊。

夠不夠力這種事,還是不要掛在嘴上比較好。

--------------------------------------------------------------------

蠹魚孫擦著口水 (河水?),從遨遊饅頭海的美夢中醒來。

它夢到敬愛的主人,和仙逝已久音容宛在的心愛小咪。

一向無憂無慮的神魚,此時也不由得嘆了口大大的氣,陷入遙遠的回憶:

小咪,小咪。你那尖銳的爪子是多麼惹人憐愛。

魚和貓的淒美戀情,是他一生最值得珍藏的回憶。

主人,主人。總是抱頭碎碎念,說自己不要再當擋箭牌的主人。

但是,看了那麼久邊埋怨邊露出的苦笑,蠹魚孫心裡是明白的。

主人為了手上那張萬年好人卡,這擋箭牌當得是心甘情願啊。

記得某一天,主人喝醉酒,又開始照慣例碎碎念。

“朋友妻不可戲?才不是呢。我啊,只是知道...  

他那個既蹙眉又帶笑的表情,就給一個人而已...  

那個人,不是我...” 也許,有一種愛,是把對方的幸福看得比什麼都重要。

蠹魚孫默默地任由淚水流入河中,不再費心去擦了。

(是說本來是用什麼擦呢)

突然,一道紅焰平空燒起。蠹魚孫的淚水被嚇得停止了。

1444a50d107dd6.xxx

「我什麼都沒看見!這一切都是幻覺!  

那不是神刀天泣!那不是業火紅蓮!           

( ̄□ ̄|||)a ==≧  」

待那來去匆匆的紅焰消失在琉璃仙境後, 蠹魚孫才在不影響饅頭來源的情況下,

說出了他的真心話: 「這麼熱還穿一身大火紅,很奇怪。  

真是越來越不懂崖上的在想什麼...  

弄得這麼神秘幹嘛?看臉就知道是誰啊...」

其實,就算在屈世途面前說出這番話,也不會影響饅頭來源。

雖然蠹魚孫活了很久,也承襲了主人的淵博學識,

但畢竟生理構造上身為一隻魚,有些事情是很難理解的。

某人會三不五時就換造型,當然不是因為吃飽太閒太無聊。

一切,都是因為愛啊...

左右逢源,畢竟不簡單。

--------------------------------------------------------------------

「原來這個人的名字叫做素還真。」

結束了感傷,臥龍行交代著最後的正事。

談無慾頷首,表情一片凝重。

「請你代吾言謝。」 臥龍行誠懇地說著,

心想: 『看他倆先前對話的樣子,就知道關係匪淺。  

沒時間跟素還真說謝,交付談無慾代為致意,也是一樣吧。』

「這個人必須兼具仁義勇智...」 聽到臥龍行這句話,談無慾的臉上露出了微妙的神情。 1444a4bbb8ddef.jpg 1444a4bbdbc91c.jpg

想著交代數語後便匆匆離去的那個人,月才子一時神思不屬;

臥龍行的諸多話語雖過耳不忘,卻是難上心間了。

雖然月才子神飛天外,但雙橋兩主也未必專心一志。

「我依然堅持當初的決定。 = (我說不改就是不改)」

「尹秋君,你倔強依然啊。 = (你脾氣還是這麼硬)」

「奈何啊... = (拜託,我的遺言也專心聽一下好不好)」

『算了。』臥龍行心想。反正無奈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昭穆尊摯友,尹秋君,永別了...啊!  

吾今乘風去,一身不染塵。

 能再見摯友一面,臥龍行於願足矣。」

塵歸塵土歸土,江湖事紛紜,還是交給活著的人去處理吧。

『最後,我還是...有那麼一點私心啊...』

「哈哈哈~」 朗聲一笑,是瀟灑,是不悔。臥龍行閉上了紫藍色的眼。

而那埋藏著深深的情感的眼裡,最後閃動的光芒,是一抹更淡的水藍。

尹秋君上前接住友人倒下的身軀。 他的表情非常肅穆,他的眉頭卻是舒朗著的。

『你終於還是說了...』 水藍色的人影,眼中一片迷濛。

摯友。如果,不是?

以尹秋君直來直往的個性而言,遇到不算問題的問題時,他總是不屑回答的。

但是,有些問題到了想回答的時候,卻往往已經無法回答了。

「我要帶他回觀顱地窠。

」 無視於昭穆尊的欲言又止,尹秋君抱起臥龍行的軀體,決然離去。

--------------------------------------------------------------------

「為何阻止吾之腳步?」 端眉歛目的佛劍分說,平靜地詢問著。

「悟僧只代傳一言,其餘不知。」

「請說。」

「請問以刀殺人,是刀有罪,抑或者人有罪?」

「刀無心,人有心,是人之罪。」

「原來無心無罪,悟僧明白了。」

佛劍莊嚴的面容上水波不興,只是頓了頓,續道:

「是他叫你來的?」

「悟僧只傳言,他是不是他,悟僧不知。」

「吾明白了,請代為致意。」

「悟僧另有一句話。」

請說。」

「剩下的事情,交他處理。」

「嗯。」

佛劍分說復又低眉閉目,彷彿正專注聆聽眾生之苦,

而俗世所加諸之種種劫難,皆不能動搖他的菩提心。

分毫也不。

--------------------------------------------------------------------

「羽仔有生命危險,怎麼一回事?」

斷雁西風急問,語氣中滿是憂心。

「他的心肺功能衰弱,除了傳聞中的造化之鑰,  

就算藥師復生、神針再現,也無法醫治他。」

雨中硯沉重地說著。

--------------------------------------------------------------------

夢,醒了。

=================================================

【雜七雜八】

1.這兩集滿滿的蓮葉相隨和日月無雙... ̄▽ ̄||  不知為何很心酸,好想看衍生文(泣)。

2.雨中硯整個卯起來了,笑死我了。XD  

演壞人演那麼傳神(?)真是辛苦了...噗哈哈...  XD XD XD XD XD XD

 然後西風小妹自稱「雁兒」的那個瞬間我更是噴笑了...

1444a4fb369e56.jpg           

 (↑馬賽克處理以免傷眼)  天啊燕歸人你怎麼不在場啊~~~太可惜啦~~~!  

XD XD XD XD XD XD

3.九禍女后大顯神威,不但搶走邪刀還牽成一對...lll

1444a4a2910b52.jpg  

(↑ 喂!講清楚啊什麼一對? 囧)  

不過,不是我在說,九禍那種講話蜜裡調油,實則夾槍帶棍的調調...  

真的跟吞佛好像...= =lll...  

吞佛:「汝知道何謂心機嗎?」

14435becdc08ba.jpg  

九禍:「夜重生,你吾心機互鬥,誰勝一籌呢?」

1444a49672d3d9.jpg 1444a4976980d7.jpg   

‧   

‧   

‧   

‧   

‧  

我想是吞佛略勝一籌吧。(喂!沒禮貌!)  

所以說,異度魔界第一層出熱血多情的魔將,第二層出心機滿腹的魔人?

 ~( ̄▽ ̄)~(_△_)~( ̄▽ ̄)~(_△_)~( ̄▽ ̄)~  

然後,吞佛在這兩集十分活躍,武戲帥到我無法一次看完。XD  

可能怕一口氣看完會流鼻血吧。XD (毆)

4.太一,幹得好。(握拳)  

現在已經可以不用擔心太一會被吞佛拐走了...  (本來就不用擔心吧!)  

比較值得期待的是教母和太一...XDXDXD

1444a4c66db957.jpg 1444a4c6961e13.jpg 1444a4c6bdd469.jpg

(↑顯然非常關心。XD)  

欸!我是認真的。﹨(╯▽╰)∕

5.天泣、邪之刀、造化之鑰。  

這裡的劇情我真的要暈倒了...拜託...  

這樣換來換去是在玩大風吹嗎...= ="  

還是什麼難纏的RPG任務...= ="  好悶。

6.嗚嗚我好討厭萬聖巖和公法庭喔...好黑暗...  

不過,很好笑的是,公法庭之主的真實身分竟然是假面超人...

 XD XD XD XD XD XD XD XD XD XD XD XD XD XD XD XD

 

 為什麼雙眉之間會放出探照光啊?這也未免太KUSO了吧!

1444a4d74c6379.jpg  

繼 a.莊嚴拖把 b.香爐絕技‧倒掛金勾 c.傳說中的愛撫 之後,  

咱們的招募天王又多了 d.假面白毫光波 來歡樂眾人了...  

偉哉!昭穆尊!XD

7.宵真是令人擔心...

1444a4a70e3346.jpg 1444a4a797fa40.jpg  

宵仔~不要變壞啊...Q 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