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清一隅雲皆白

關於部落格
  • 706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奇幻之象,幾希者俠。

  俠之大者,為國為民。(註一) 這句話,對於亂象紛呈的台灣,難道竟顯得陳腐了嗎? 這是一個,沒有大俠的年代。 太多選擇,難以堅守原則。無不可行,反而進退失據。 失去道才產生仁,仁道不存產生義。如果連義都失去,就必須以禮來規範行為。 禮,是道德仁義盡失的表現。(註二) 當江湖上出現了公法庭時,最後一道防線也隨之崩潰了。 講道德太虛妄,說仁義太矯情,禮貌?不過是表面功夫而已。 一切恩怨情仇所引起的紛亂,索性交由嚴法峻刑來平定吧! 可是,到底要平定什麼呢? 法,終究是屬於王者的。權力的干預,讓公法徒具虛名。 史記‧遊俠傳:「儒以文亂法,而俠以武犯禁。」 公法庭的存在,甚至萬聖巖的酷刑,都背離了武俠的精神。 這不是武俠,這只是有武打場面的連續劇。 武俠、武俠,武,止息干戈;俠,濟弱扶傾。 俠者,見義勇為,捨己助人,守信重諾,劍膽琴心。 空懷武藝,何以稱俠? 兵者乃不祥之器,不得已而用之。 若欠缺武俠的精神,武戲也不過只是暴力的呈現而已。 逞兇鬥狠、一時之勇,與仗義行俠、以武犯禁,豈止雲泥之別? 當然,以布袋戲多元化的內容,不需拘泥於武俠。 但是,面對霹靂劇情的變化,再對照台灣的亂象,我不禁馳想: 倘若有一天,華人社會裡失去了武俠,何如? 世上本來就沒有大俠,但人心始終能擁有想望。 若連作夢的力氣都失去,豈不是成了個淪於現世之夢的癡人? 既然世上有聖誕老人,為什麼,不能有大俠?   -- 註一:出自金庸小說的郭靖。 註二:出自霹靂布袋戲的金裨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