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天清一隅雲皆白
關於部落格
  • 7083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宮燈夜明

  龍城12片段劇情 還有我的怨念

==================================================     

涼夜,宮燈帷。疏樓龍宿華麗依舊,閉目靜立於亭中,負手輕搖絹扇,彷彿沉思,彷彿等待。

既已掀起江湖波濤,失去的何止是一世悠然?龍宿等待的,已不再是共飲消遙的知己,而是維繫性命的解藥。   

晚風習習,輕送蓮香,素還真緩緩步入宮燈幃。   

龍:「素還真,待汝甚久了。」   

素:「初回一見傳聞中的宮燈幃,果然名不虛傳,華麗中又含風雅之氣。」

(讚居處如讚其主,素還真於言辭與人情上的造詣,確實恰到好處)   

龍:「過往不再,宮燈如今已染俗氣。(扇揮,香茗出現於石桌之上。)」

(龍宿此言,莫非有悔?也或許僅是一時灰心,不得而知。)   

素:「但看它的主人是否重新再以超凡洗越塵俗。」   

龍:「素閒人實在好口才。請。 (兩人同時舉杯,飲香茗。) 」   

龍:「今朝有酒今朝醉,此語雖豪邁,卻須謹慎背後的代價。」

(推測龍宿是因為失利於北辰元凰,故出此等略有悔意之言。)   

素:「急流勇退,再掀新濤,未嘗不是個好方向。」   

龍:「哈哈哈... (笑中些許滄桑) 這句話易使一名敵人再生,不擔憂嗎?」   

素:「但看是何種再生。 」   

龍:「好自信。 (將閘盒取出,移至素還真面前) 汝要的東西在此。」   

素:「 (從懷中取出小瓶) 這是元皇親手交付的解藥。」   

龍:「 (接過) 有謀者善略。素還真,龍宿贈汝一物, 

(遞出書冊,素接過) 絕對受用。」   

素:「 (審視) 北辰胤所有的勢力分支,與其高手名單。確實是非常受用的珍物。」   

龍:「願能助上彼此。」   

(素還真舉盅飲茶)   

龍:「宮燈幃久未響起白玉琴的琴音了。」   

素:「心意既到,不妨再奏一曲。」 (貼心的還真,你知道人家在思念好友對不對?XD)   

龍:「懷念過往的知己嗎? (擱下寶扇,撫琴)」 (啊果然...龍宿歹林別傷心啊 Q___Q )   

琮琤琴韻如水流瀉,幽幽迴蕩在宮燈幃中。   

是思念,是不捨。是已無法回首的過往,與無法彌補的決裂。   

龍:「華陽初上鴻門紅,疏樓更迭,龍麟不減風采。      

紫金簫,白玉琴,宮燈夜明曇華正盛,共飲逍遙一世悠然。」   

懷君此夜景依舊,琴曲雖同人事非。   

聽琴人已不是翩然道子,撫琴者又何嘗風姿如故?   

素:「蛟龍本非池中物,一待風雲再現蹤。 (起身)       

半神半聖亦半仙,全儒全道是全賢,      

腦中真書藏萬貫,掌握文武半邊天! (緩緩步出宮燈幃)」   

不語,是沉浸於優美樂音,還是沉緬於過往回憶?   

龍宿閉目專注撫琴,一任素還真那自信的朗詩聲隨腳步遠去,與蓮香同散風中。   

夜更深,宮燈漸熄,曇華委地。   

唯琴音,仍迴蕩久久...久久......

------------------------怨念80%   

 

這類亦敵亦友的相處,也只有素還真才有本事帶出那種微妙的感覺。我開始佩服他了。 

(這麼說以前都沒...?XD)   

這段簡單的言詞交鋒相當精采,有很多可以說的,其中有兩大點值得強調:

一是加深龍宿這角色的複雜度,二是藉著龍宿間接強調素還真的高超。   

常看到討論板上有龍宿的「破格」之論,我不這麼認為。

龍宿並沒有被編成沒大腦的偽先天 (別問我最好的例子是誰QQ),先天也只是平凡人,是人就會失敗。   

從這段劇情裡可以看出龍宿似乎有悔意,但我認為這值得商榷。

「後悔」不代表會「改過」,更何況我看不出龍宿有承認什麼錯誤。

頂多是認為自己的策略失誤,太躁進而已 (見「今朝有酒今朝醉」該句)。   

而採取跟素還真半合作 (送出關於北辰胤的情報) 的方式,應該是釋出善意,

這種軟性的作風,能增加角色與劇情的強度,使龍宿亦正亦邪的爭議性再上一層。   

是說,不能因為跟素合作就推論他會漂白,畢竟跟素還真合作過的反派多不可數。雖

然有漂白的可能性,但依照霹靂的漂白定律嘛,不是口頭道歉握手陪笑言歸於好這麼簡單。  

(XDlll看悅蘭芳就知道了......)   

人在失意的時候,會懷念過往是很正常的。

這段劇情可以看出龍宿的自嘲 (宮燈如今已染俗氣) ,身為一個不算奮死(fans)的奮死,

突然覺得龍宿看起來憔悴不已,果真是江湖催人老?所謂的「俗氣」,豈是自認華麗的龍宿會出口的言詞?   

或許他是想起了未掀江湖波濤時,宮燈幃悠然不染塵俗的情境。

令人感嘆的矛盾!因為,無法克制野心,捨棄悠然生活的,是龍宿自己。   

令我驚奇的是,龍宿在素還真面前真情流露。

素大賢人甚至還扮演起心理輔導老師鼓勵龍宿......我好想笑、不,我好錯愕......   

龍宿自從假面被揭穿後,就算落於下風,還是很華麗的求生存。

這次被一個年輕小娃兒黑吃黑,情勢所逼,不得不與素還真暫時合作,他心中大概譙到不行吧!

失落到會在素還真面前碎碎念,自信的風采不知哪裡去了。

但是,從另個方面看,這未嘗不是一種多情。   

之前龍宿就曾在素還真第一次拜訪的時候,彈過一次琴,那時素還真說:

「龍宿依然能彈奏雅正之音 (在古代琴是很正統的樂器) 」云云,可見他抱持著拉攏龍宿到正道的心態。 

(之前在琉璃仙境,素就跟魔龍嗆聲要搶龍宿了)   

素還真這種「不是朋友未必是敵人,是敵人未必不能變成朋友」的柔軟身段,以及誠懇的合作態度,

讓四面楚歌的龍宿心有所感,也是很自然的。 

(反派也有人的感情,劉文聰也很愛他老婆啊 ← 什麼例子)  

所以龍宿邀素還真到宮燈幃,彈奏白玉琴,吐露心聲,是一種心理上的補償作用。   

龍宿以紫金簫換取劍子仙跡的白玉琴,換了就不還 (劍子要討也不還) ,還把傲笑的劍譜藏在內中,

可見此物為他所珍視。或說,這段情誼在他心中有一定地位。   

他會說:「宮燈幃久未響起白玉琴的琴音了。」「懷念過往的知己嗎?」

我想,是因為素還真這樣的風度、人品、言語談吐讓龍宿想念起過往的時光吧! 

(很少人能跟龍宿耍嘴皮,耍嘴皮也是要有天份的,不過劍子跟龍宿耍嘴皮更精彩些。)   

龍宿實在是一個矛盾之人,但是他真的很人性化,很具有可看性。我們都知道有些事不能做,

但是在慾望驅使之下,很多人會去做不該做的事 (甚至根本就不認為那不該做),龍宿就是這樣的人,

一個以華麗假面掩飾野心,最後卸除假面的人。   

我相信他真的把劍子視為知己,但是最後他還是忠於自我最原始的野心。

為了那實現「作人上人」的權力慾,他設計陷害傲笑

(其實這情節扯到不行,簡單來說是為了捧傲笑,傲笑也很無辜),

擴張自己在武林中的勢力,為了永生與力量而成為日行嗜血者。   

太過忠於自我慾望的後果,就是失去所欲求的一切而導致破滅。   

以龍宿對照素還真這老不死的地下武林皇帝,更顯出素還真的高明。

龍宿有情,但他寧願選擇權力慾,選擇與知己拔劍相對。

我看著這樣的龍宿,覺得他有一種屬於他自己的,華麗的悲哀。

而素還真就算嘴上念著「掌握文武半邊天」,實際上卻沒有被權力所愚弄,

反而用很多方式去證明自己對權力毫無興趣,並苦哈哈地為武林做事。   

但,不可諱言,素還真的確是中原武林實質上的領導者。

所以,素還真能成為老不死。而龍宿大概會被 古塵斬無私 or 佛牒之斬業非斬人,

不然就是步入悅蘭芳的「漂白必死」後塵吧XDD

--   

怨念。   

龍宿劍子快和好啦!古塵砍一下死不了的反正是嗜血者......   

還有佛劍,我不要爆胸肌的修羅佛劍......   

And劍子跟佛劍不要打架啊!我不喜歡這種明明有情還要相殺的戲碼啦Q___Q   

其實......   

我一直相信,三先天在下戲後會一起去吃飯!(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