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清一隅雲皆白

關於部落格
  • 706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夢止今宵

        清月將隱,靜夜岑寂。

        羽人非獍忽爾從深眠中醒來,驚坐而起,望向床邊。 

        一雙琥珀色的溫暖瞳眸分毫不差地接住了他初醒的張望。 

        瞳眸的主人衣衫鵝黃,華髮似雪,正自單手支頤,專注地看著羽人非獍。那眸上的長眉清且悠,垂落在玉般潤澤的容光裡,隱約寫著一點滄桑。 

        熟悉的人,熟悉的眼,陌生的神思。彷彿清晰,卻又迷離難辨,羽人非獍一時震懾難語。而他眼前的那人卻說遲不遲、說早不早,恰巧泛出了慵懶而風流的微笑。 

        愣愣地承受著睽違已久的笑容與凝視,羽人非獍胸臆中湧起陣陣騷動。那是猝不及防,從層層酸苦纏繞間突圍而出的,含帶痛楚的甘美暖流。 

        而他眼前的黃衫人只是笑著、看著,彷彿正在端詳著一個觸手可及的美夢。 

        「......慕少艾。」羽人非獍以為此生不再有機會呼喚這個名字。 

        「羽仔。」長眉華髮的黃衫醫者用一種充滿默契的熟稔口吻,嘻嘻調笑著:「你的睡容真好看。」 

        「你......」羽人非獍微微一赧,說在意也不是真的很在意,但不應又似乎有所不妥,只好再次重申某句微弱的抗議:「...我說過,別叫我羽仔。」 

        聞言,慕少艾只是偏過頭,愉悅地置若罔聞,然後用他所向披靡的嗓音,在笑意間反覆呢喃著眼前人的暱稱,像是在吟唱一支失傳了千年的歌謠。 

        輕如遶簷點滴,深如萬壑松濤。從來不知被喚名可以如此震動心弦,羽人非獍有些困窘,卻又十分受用,不由得陷入某種微妙的尷尬,只好凝神轉念,道出了早存於心中的疑問:「...你怎會在此?」 

        「呼呼。想見你,所以來了。」慕少艾輕輕一笑,眨了眨眼。那笑中帶著點落寞和欣慰,那眼裡滿載著真摯與關懷。 

        「我、」羽人非獍只覺喉頭湧起不適,但又不敢因此分心:「你好嗎?慕少艾。」 

        白衣刀者沉凝而含蓄的欲言又止,讓慕少艾不禁苦笑了:「哎呀呀,羽仔......」 

        看向那緩緩伸來的手,羽人非獍終於掩飾不住曾在無數個夜裡深埋壓抑的情緒,迅如疾電地把對方的手攫在掌心之中。 

        「羽仔,溫香盈手的感覺好雖好,但你可要體諒一下藥師不是用刀的。」 

        聽聞黃衫醫者的促狹,羽人非獍臉上一紅,連忙放鬆了手勁:「抱歉。」卻仍是慎重地握住對方的指掌,唯恐有失。 

        「呼呼。」「別笑。」不說則已,這一說只讓慕少艾越笑越稱心、越笑越得意,幾乎笑斷了兩彎長眉。而原本就不甚著惱的羽人非獍,在被笑意感染之後,終也忍俊不住地輕笑了。 

        「羽仔......」不知何時,慕少艾止住了囂張笑意,轉而怔愣地盯著眼前人的面容,恍若失魂。

        察覺到黃衫醫者顏色有異,羽人非獍心下警鐘作響,略顯侷促地回道:「怎樣?」 

        只見慕少艾像隻被撫順了全身皮毛的老貓似的,露出一個滿意到極點的暢悅表情:「竟然真讓我看到了呢,呼呼,藥師這趟沒白來。

        「......」懷著既無奈又甘願放任,還有點想掄刀砍人的複雜心情,羽人非獍一時默然。當然,在琥珀色瞳眸的迎睇之下,刀者終究只能認命收下藥師所發的另類苦糖。 

        細讀著刀者冷顏上的神情變化,藥師滿面的笑容逐漸收斂起來。「多謝你,羽仔。」黃衫醫者突然發話。 

        「你在說什麼......」刀者的胸口突如針扎般猛然一痛,視界無法克制地渙散模糊,連忙別過頭去,不敢再看某個總是有辦法讓他退化成三歲稚童的壞朋友。 

        「藥師平生最愛看美好的事物。」慕少艾望著羽人非獍,溫暖的眸中華采蘊藉,無限深邃。 

        「攬鏡自照,你會看不完。」羽人非獍抬起空著的另一隻衣袖,拂了拂面,應答之聲帶著些許沙啞。 

        兩人不約而同地止聲靜默。夜風自窗縫外偷渡了一絲寒涼,徘徊低繞在房中,彷彿嗚咽。但刀者只覺得掌心傳來的溫熱,幾乎遍流滿身。 

        昏暗中,慕少艾似乎垂首淡淡笑了。「羽仔。有一件事情,我掛心很久了。」 

        「何事?」情緒已然稍緩,刀者轉頭回望。 

        「若是來生能再度為人,那麼,藥師想做你的......」 

        「嗯?」 「呼呼。」黃衫醫者一笑,卻不即答。 

        「慕少艾,有話就直說。」憑著多年相交之下所淬礪出的直覺,羽人非獍皺起了原先舒展的眉。 

        「我想做你的孩兒。」

        「......」 

        「羽仔,你覺得如何?」 

        「你現在就可以喊我一聲爹。」 

        「呼呼,那藥師何時能見娘親一面呢?」 

        「你可以自己當,我不在乎等待。」

        「哎呀呀,藥師可不敢讓無豔傷心。」 

        「她不會介意。」此言既出,慕少艾霎時笑瞇了眼。 

        而羽人非獍先是微愕,繼而懊惱,但也僅止於回以數記狠瞪而已。 

        「羽仔,藥師可以掛保證,做你的孩兒一定很幸福。」 

        縱使不相望,白衣刀者也能知道此時摯友的眼中會帶著何種神采。但他終究還是闔上了眸,不為別的,只因為難承的實在太多。非是不願承受,而是寧願不承受。

        感受著指上傳來收緊的力道,黃衫醫者面上的笑意滲進了些許苦澀。在一個短暫而深切的凝視後,慕少艾扯了扯交握的指掌,閒話家常似地開口道:「我說羽仔啊,離天明還有一段時間,我想去探望我家阿九。」 

        羽人非獍倉皇抬眼,略帶慌張地望向摯友。而黃衫醫者卻早已側過了首,瑩然的目光籠上一層迷離,彷彿正遠眺天涯。

        「慕少艾......」這一晤,竟是如此之短?白衣刀者不禁悵惘,心中泛起濃濃的不捨。

        慕少艾回頭,瞅著羽人非獍,像想起什麼似地驀然莞爾一笑:「羽仔,你睡吧。藥師可以唱曲,等你入眠再離開。」 

        「......無聊。」話雖如此,在指掌輕輕鬆開的同時,羽人非獍也一併展開了緊凝的眉。 

        「呼呼......那麼,再見了,羽仔。」如同以往每個徹夜對酌的隔晝,慕少艾掛著一個微醺般暢適的笑容,隨手拉開了房門,徐步走入靜靜飄飛的細雪之間,漸行漸遠,終至渺然無蹤。 

        羽人非獍沒有再開口。他只是定定凝望著黃衫身影隱沒的方向,直到一束微暖的晨曦透入門扉,輕輕搖散了空中流轉的浮塵。 

        曉風起,天欲白。天光伴著細雪,灑在落下孤燈的石階上。積雪不深,但或許足以湮滅竟夜的遺痕。又或許,依然太淺?無人能知。 

        從一種莫名的深沉與安祥中醒轉,羽人非獍緩緩睜眼。眼入晨光,淌落些許清淚。而刀者明白,此中無涉傷悲。

        在抬手拭淚的瞬間,羽人非獍怔愣,然後突然笑了。笑得十分開懷,開懷得十分異常,異常到連他自己也十分驚訝。

        或許還稱不上十分。 

        今天的落下孤燈,依舊漫天霜冷,薄雪紛飛。只是,多了一陣開懷的笑聲,和一陣穩健的腳步聲。

        笑聲,千載難逢;腳步,原本不亂。 

        「羽人非獍,你怎樣了?」在來人焦急的呼喊聲中,房門應聲化作齍粉。

        「......燕歸人?」羽人非獍在轟然巨響中止住笑聲,愕然地望向來客。

        燕歸人在門扉的殘骸上凝定腳步,愕然地回望主人。 

        「你沒事?」「你有事?」 

        「......我沒事。」「......我有事。」 

        異口同聲的問答結束之後,兩人一時相望無語。

        而刀者那未及握緊的指掌中,有數顆紅綠二色的糖球,正隨著餘勁輕輕滾落。

        有些恰巧滾出了門外,落定於蒼白的雪地之間,看來甚是惹眼,彷彿春意。 

        那是,深雪也掩不去的足跡。

 

        2006.12.2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