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天清一隅雲皆白
關於部落格
  • 7083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魔性之子》讀後感

看了十二國記前傳:『魔性之子』之後, 驚覺自己先前所寫的日記竟透露出相似的意味。

原來如此,原來這是我和廣瀨心中的共同的牢騷:

『我常常走著走著,就想走到某個不知名的地方。  

而那不知名的地方在哪?  

想走離自己,卻無處可去。  

徘徊著,又回到這裡。』

宗教中常會提到所謂『回歸最終之處』的概念, 像是西方極樂世界和伊甸園,一個安全的終極的容身之所。

魔性之子裡面,提出了存在於人類心中普遍的不安。

如果這裡不是我的世界,我能回到哪裡去?

每個人都有想要回去的地方,但是那個地方其實並不存在。

身為人最大的痛苦,就是要接受這件事。

依稀模糊聽說過,好像是關於心理學的觀念吧,

人都有回到子宮(安全,溫暖,受保護)的慾望。

但是人一生下來,注定背負種種苦樂,所謂命運或宿命, 大概就是指這件事:

我們終究被生下來了,無法回到子宮, 無法回到過去,而且,我們想回到的那個地方終究不存在。

還記得CLAMP的作品:clover 

裡面有一個美麗的女歌手叫織葉,她總是唱著一首歌:

「我渴望得到幸福 我渴望得到幸福  

和你一起得到幸福 成為你的幸福  

請你帶我離開 遠遠地帶走我  

離開這個地方 帶我離開  

解不了的魔法 停不了的吻  

醒不了的夢 不會消失的幸福  

帶我離開 我渴望得到幸福......」

有誰來帶她離開呢?也許很多人心中都有一樣的聲音:

『帶我離開 我渴望得到幸福......』  

但是那個人到底在哪裡呢?  

就算離開了,又真的能得到幸福嗎?

身為人,也許只能像魔性之子裡的後藤所說般:

『找出現實世界與自己之間的妥協點』吧。

--

遊蕩。 整個人灰灰的空空的。

心情應該是舒服愉悅?沒印象了。

漫步。

樹梢間的月,掛著半邊。 隔一點距離,綴著一顆星。就那麼一顆。

如花苗女鬼靈精,喜逢君子初嚐情; 落花有意結連理,伴月願做一顆星。

阿奴那少女心思,純淨地讓我感動。

天邊月,星一點,問奴悔不悔? 看著看著,我不由得癡了。

好靜......月徘徊,人徘徊。

我常常走著走著,就想走到某個不知名的地方。

而那不知名的地方在哪? 想走離自己,卻無處可去。

徘徊著,又回到這裡。

那叫什麼來著? 夜裡徘徊千百度......驀然回首,所覓卻在燈火闌珊處?

路燈下一片迷濛,幾朵猶不肯離枝的杜鵑,貪戀已逝的春天。

闌珊處,人獨立。非我所覓,駐足而已。

好暖和,沒有風...... 我的目光縹緲起來,焦距渙散到遠方。

路的盡頭座落荷塘,此時自然抹著黑一片。

在樹影與路燈微光掩映中,好像有什麼山精水妖在喚著,

只要我走過去,就會是另一個世界......

『傻什麼呢。』我怔怔半晌,終究沒有提步走去。

--

人永遠不知道自己錯失的是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